俄罗斯族 美国下一个总统会是谁

2021-2-16 金融1180网 俄罗斯光头党
315 浏览
导读:白俄罗斯战役,俄罗斯远东地图,美国下一个总统会是谁,俄罗斯族,其销售状况来看,近六成的销售收入仍然来源于广东地区,在广东区域外的市场仍有待进一步开拓。图源:招股书根据IPO募投项目,公司还计划建设重庆和华南两个生产基地,
俄罗斯族别达到85.88%、83.18%、83.77%、86.43%;直接人工占比分别为2.76%、4.08%、3.25%、2.39%;制造费用占比为11.36%、12.73%、12.98%、11.17%,各项成本在报告期内表现较为稳定。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东鹏饮料的毛利率分别为47.92%、45.97%、46.74%和46.44%。而同行业可比公司(香飘飘、养元饮品、承德露露)在该报告期的均值分别为43.52%、45.05%、48.88%和46.11%。
创业邦发现,除2017年和2018年东鹏饮料的毛利略高于行业均值,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与同行业公司平均毛利水平相差无几。

图源:招股书
天风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刘畅对创业邦表示, 饮料行业50%左右的毛利率很正常,功能性饮料的毛利率只会更高。 行业内竞争激烈,未来可能会因为营销费用把净利润往下压,但是高毛利是饮料行业的一个优势。

品牌营销“不留余力”
比较成功的品牌营销策略是东鹏饮料获得今日市场地位的重要原因。除了提出“年轻就要醒着拼”的品牌主张,东鹏饮料还在线上线下进行了多维度、饱和式的营销宣传来提升品牌曝光度和影响力。
在传统的电视广告宣传、公交车身、地铁、高铁站等户外宣传方式之外,东鹏饮料还结合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及消费习惯,开展了互联网广告、影视植入、赛事冠名等新型营销模式。
2013年,东鹏饮料邀请谢霆锋作为品牌代言人,通过央视广告强势曝光,极大程度的提高了品牌全国知名度;2018年,公司相继赞助了中超联赛、央视俄罗斯世界杯转播、葡萄牙国家足球队等。
2020年,东鹏特饮冠名了湖南卫视《天天向上》、《54晚会》,植入了《爱情公寓5》、《安家》、《猎狐》、《盗墓笔记-重启》等热门影视。
一系列冠名和赞助给东鹏饮料带来了知名度和销售量,也带来了较高的营销费用。
根据招股书,东鹏饮料的销售费用包括宣传推广费、职工薪酬、运输费等。2017年-2020年上半年,东鹏饮料的销售费用分别为8.25亿元、9.69亿元、9.84亿元、4.5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9%、32%、23%、18%,逐年下降。
其中,宣传推广费分别达到3.85亿元、4.82亿元、3.45亿元、1.28亿元,占销售费用的比例分别为46.67%、49.74%、35.06%、28.32%。
东鹏饮料投在电视电台广告的费用最多,户外广告次之,花在赛事赞助、代言人等方面的费用相对较少。

图源:招股书

全国市场有待开发
从销售区域来看,由于东鹏饮料起步于广东,广东地区一直为东鹏饮料的主要阵地。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广东区域销售收入占东鹏饮料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66.66%、61.10%、60.12%和53.91%。
从上述数据中亦可以看出,东鹏饮料在广东区域的销售收入占比正在逐年下降,省外市场占比正逐年扩大。
目前,东鹏饮料在积极开拓广西、华中、华东等市场,形成以经销模式为主,结合直营及线上销售的销售模式。截至2020年6月末,东鹏饮料已拥有1386家经销商,产品覆盖约120万家终端门店。

东鹏饮料销售模式 图源:东鹏特饮招股书
从经销商整体状况来看,东鹏饮料在报告期内仍在不断加强广东、华东、华中、华北、西南、北方区域的经销商布局。但是结合美国下一个总统会是谁7.35亿元、28.86亿元、40.03亿元和22.73亿元,所占公司营收比分别高达96.19%、94.99%、95.11%和92.05%。
以2019年数据测算,东鹏特饮四条产品线合计销量为84.86万吨,1吨可以罐装4000瓶250毫升的饮料,相当于一年可以卖出约34亿瓶。

图源:招股书
东鹏饮料超90%营收依赖东鹏特饮这个“大单品”,也带来市场对其产品结构单一的担忧。
受益于大单品的企业有很多,例如:可口可乐、承德露露、农夫山泉等。天风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刘畅认为,饮料这个行业只可能多元化,在大单品立住市场之后,然后去研发新品类,这个趋势肯定是不会变的。例如农夫山泉先有传统产品矿泉水,后续又开发了维生素水、红茶、农夫果园等混合果汁饮料等,包括“尖叫”、“农夫茶”、“农夫汽水”、“水溶C100”等饮料。
东鹏饮料除了能量饮料之外的其他产品都不大成功,上市之后还需要继续做多元化尝试。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创业邦表示,大单品战略有它的好处,多元化也有它的弊端。大单品的好处是公司主业会很强,抗风险能力也会强,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能进一步的凸显。多元化是巨头玩的游戏。中小型企业过早多元化可能不是一件好事。比如维维股份,主业不强,副业太弱,战线太长,就是盲目多元化的后果。

毛利率过高?
东鹏饮料还因高毛利引起了证监会的问询。
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东鹏饮料对其高毛利是否可持续的问题进行回复。
根据招股书, 2017年-2020年上半年,东鹏饮料的营业成本分别为14.81亿元、16.41亿元、22.42亿元、13.23亿元,主要包括直接材料、直接人工和制造费用。
其中,直接材料是主营业务成本的最主要的构成部分,所占主营业务成本比重分白俄罗斯战役庆西彭生产基地的投资总额分别为7.29亿元、5.09亿元。
对于项目建设,东鹏饮料在招股书中表示,生产基地的建设能缓解产能瓶颈,提高公司供货能力,可以进一步拓展中西部地区,完善产能布局,并加强规模效应,提升市场竞争优势。

红牛的龙头地位短期难以撼动
近年来,我国能量饮料的市场规模不断提升,2014年-2019年能量饮料市场的销售总金额由2014年的4652.1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5785.60亿元,复合增长率为俄罗斯远东地图


“年轻就要醒着拼!”“累了困了喝东鹏特饮!”无论是电视广告、公交车身、剧集植入或是赛事赞助冠名,东鹏特饮的广告语都全方位活跃于生活娱乐的各大场景。
根据证监会官网显示,东鹏饮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鹏饮料”)已首发过会,上交所主板即将迎来“功能饮料第一股”。
公司主营业务为饮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东鹏特饮、有柑柠檬茶、陈皮特饮、包装饮用水等,其中东鹏特饮是公司的主营产品。
此次,东鹏饮料计划公开发行股票数量4001万股,拟募集资金14.93亿元,以此推算,东鹏饮料在IPO完成后的估值将高达约150亿元。而作为实控人,持股比例高达56%的林木勤有望成为新潮汕首富。
目前中国功能饮料的市场被红牛以近60%的市占率垄断,作为老二的东鹏饮料将如何突围?

在红牛垄断的市场找到机会
东鹏饮料集团始创于1987年,是深圳的老字号饮料生产商。由于过去国企的粗放管理,集团一度濒临倒闭,管理层计划优先将公司资产转让给内部员工,当时作为销售总经理的林木勤捕捉到了功能饮料的商机,决定接手东鹏饮料。
在东鹏饮料进军功能饮料市场之前,红牛就早已在中国市场形成寡头垄断之势,
但红牛的弱点也很明显,在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后便开始了“颐养天年”的状态,在产品、品牌上并未有所创新,包装也是几十年如一日。
由于红牛的价格偏高,致使一部分消费者的需求不能得到满足,林木勤发现了这一痛点。
“只有既懂生产又懂原材料工艺和产品开发,才能做出比竞争对手更便宜、更有技术含量的产品,”林木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瓶好的饮料必须要让消费者买得起,买得值。
东鹏饮料口感功能几乎相同,但价格却是红牛的一半。同时,林木勤开始在广东本地以明星代言的方式进行品牌推广,凭借包装差异化和价格差异化迅速打开了广东市场。
自2003年私有化改制到2010年,东鹏饮料的公司产值由1500万元飞涨到2.5亿元,当仁不让成为了“黑马”。
2017年,东鹏饮料已经发展为了一个年销售额超过40亿元的功能饮料知名企业。加华资本也是于2017年投资3.5亿元成为了东鹏饮料唯一的外部投资机构。
上市前,林木勤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03亿股,占比56.41%,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君正投资(加华资本的持股公司)持有公司股份10%,为第二大股东;鲲鹏投资为第三大股东,持股7.36%。

图源:东鹏特饮官网

东鹏特饮贡献超90%营收
2017年-2019年,东鹏饮料的业绩节节攀升,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44亿元、30.38亿元、42.09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6.81%、38.56%;同期,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2.96亿元、2.16亿元、5.71亿元,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7.13%、164.36%。
东鹏饮料旗下产品涵盖能量饮料、非能量饮料以及包装饮用水三大类型,能量饮料是公司的主营产品,东鹏特饮系列饮料为公司贡献的营收超过90%。
根据招股书,东鹏特饮系列能量饮料分成四条产品线,分别是500ml金瓶、250ml金瓶、250ml金罐和250ml金砖。2017年-2020年上半年,能量饮料收入分别为2俄罗斯族其销售状况来看,近六成的销售收入仍然来源于广东地区,在广东区域外的市场仍有待进一步开拓。

图源:招股书
根据IPO募投项目,公司还计划建设重庆和华南两个生产基地,形成广东、安徽、广西、重庆等辐射全国的产能布局。生产基地的项目投资总额为12.37亿元,华南生产基地和重美国下一个总统会是谁一年卖34亿瓶!功能饮料第一股上市与红牛正面刚

导读:白俄罗斯战役,俄罗斯远东地图,美国下一个总统会是谁,俄罗斯族,其销售状况来看,近六成的销售收入仍然来源于广东地区,在广东区域外的市场仍有待进一步开拓。图源:招股书根据IPO募投项目,公司还计划建设重庆和华南两个生产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