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宝生 "角斗士"占宝生:我想去改变这个世界(三)

2021-2-17 06数码网 占宝生
3397 浏览
导读:[占宝生]占宝生"角斗士"占宝生:我想去改变这个世界(三):占宝生“我做过一辆特斯拉电瓶车,卖给了一家公司老板,还在使用”为打赢官司,占宝生四处收集过往的证据甚至“制造证据”,他处处小心,哪怕与特斯拉高层的来往邮件,他都
占宝生

“我做过一辆特斯拉电瓶车,卖给了一家公司老板,还在使用”

为打赢官司,占宝生四处收集过往的证据甚至“制造证据”,他处处小心,哪怕与特斯拉高层的来往邮件,他都小心保存,并时刻关注特斯拉在中国的动态。采访完成之后,有一次,他电话给我说,“特斯拉似乎在你们那上了广告,文章你们还会发吗?”

占宝生让助手去楼下一所房间拿一些使用了特斯拉商标的产品上来,我看到了熟悉的特斯拉标识,只不过这不是特斯拉汽车,而是汽车清香剂。

同时也看到一辆有特斯拉标识的汽车钢制模型,模型很新且粗糙,看得出来做的时间不长。占宝生说,这是他邀请一位很有才华的朋友做的,而这位“设计师”并没有在汽车公司工作的背景。

除了模型之外,占宝生说曾制造过特斯拉电瓶车,并卖给了一家公司老板,并还在使用。

但当我提出能不能提供些电瓶车的资料,但占却拿不出来。或许它可能真的存在,因为我曾在占的微博上似乎看到过这辆车。

特斯拉电瓶车就出售了一辆?我问道。旁边的赵律师看起来有些困意,点了根烟,然后轻声说,“确实是只卖了一辆,这个车现在还在运作,还在跑动。”

“后面其实接了很多订单,但是因好多事情,我处理不了啊。”占宝生补充说,“我还有一千多万的汽车模具放在工厂了。”

事实上,上述占宝生围绕特斯拉商标展开的种种行动,都有一个清晰指向:《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商标,“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撤销其注册商标”

如果你们只是做了模型或几辆电瓶车,这也能叫使用吗?由于在这方面知识匮乏,我将这个问题抛向赵律师。

“这个法律规定不是严格死必须三年内你必须要使用,而是要看你是否有正当理由。你如果要是没有使用,你有正当的理由解释得通也成,如果你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那人家提出异议就予以准许。”

“没有超过三年,他只要使用了,只要他把这个商标是用在他注册的类别里面使用了其中的一样就行。这个不代表说我一定要批量的生产,批量向市场供应,也不一定说你一定要自己有生产线去生产,我允许他人使用,允许别的公司使用我的商标,这也叫使用,既可以自己生产,也可以允许他人使用这个标。”

“光做模型在车展摆卖、展览,这也叫使用。”赵律师认为就目前收集的证据看,她有十足的把握打赢官司——此前占宝生曾换过律师。

与匆忙上马的特斯拉模型及电瓶车不一样的是,占宝生在汽车用品领域使用特斯拉作为品牌标识进行推广及售卖已有较长的一段时间了。

“我在注册特斯拉商标的时候,没有听过特斯拉公司”

2004年占离开南方高科,于2006年开始涉足汽车用品业。

特斯拉的域名和商标也是占宝生在这一年完成注册,“先是6月注册特斯拉.CN、特斯拉.COM.CN,三个月之后,我才注册了商标。”——特斯拉公司是2003年成立,但那时也只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

占宝生说,注册特斯拉出于偶然并不是奔着特斯拉公司而去的,“我从小就喜欢物理,崇拜物理学家,当时想了好几个名字,比如爱迪生、安培,但已经注册了,但交流电之父尼古拉.特斯拉.CN的域名还可以注册,就注册了。”

赵律师补充说,“如果大宝是冲着特斯拉公司去注册,他就不会等了三个月才注册商标。特斯拉公司虽然在2005年9月注册了特斯拉汽车,但是它没有任何产品的,它等于也是提前注册一个商标,所以这个时候大宝不可能预测到它有一个什么远大的市场和前景。”

占说,他在注册特斯拉的时候,没有听过特斯拉公司。我点了点头,心想这套逻辑似乎能讲得通。

即使是奔着特斯拉公司去的,我个人觉得也没什么错,靠敏锐商业触觉逐利并不可耻,前提是这并不违法,只是在道德上没有赢面。

不管占宝生注册特斯拉是否真的出于对物理学家的致敬,他也承认曾通过卖过域名获利,但他说“从未卖过商标。”占宝生说有他做过买卖域名的生意,但有一些域名他是不会轻易卖的,比如特斯拉。

“2007年,曾经有人出50万元买我的特斯拉.CN的域名,我拒绝了,我告诉他说我不卖。”随后从2009年、2010年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跟占联系,要买标,均遭拒绝,他的理由是:自己要用。

“再比如护肤.com、美容.com美容我差不多花了两百万买过来,因为我想构建一个很大的女性互联网产业集团,征婚.com也是我的,都是花了很多钱去买的,我想构建这么一个平台。”

事实上,有关护肤版块才是占宝生近几年主力推动的创业项目,有着一整套规划以及美好的愿景,并称拉到了不错的风投。

有时,你会觉得占对自己的项目过分高估,他喜欢把未来的愿景,似乎要说成几乎已经实现的样子,“护肤网会做成上十亿、百亿的”,甚至“电动车项目将超越马斯克。”

看得出来,占极其想向我表达更多,一副口若悬河的样子,但经常跑题。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打断他,直接用提问的方式,拉他回到正轨。

汽车用品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你想做“特斯拉电动汽车项目”了?

“未来电动汽车一定会取代传统的燃油汽车。”他说自己敏锐地观察都这一点,要做“未来的事”。2008年,他曾向比亚迪投了简历,“我想到比亚迪去上班,想到里面偷师学技,想造车,王传福应该知道这个事。”

但吊诡的是,占应聘的却是海外销售员的职位,最后未能如愿。

你见过马斯克吗,你想见他?我问道。今年上半年,马斯克在中国频繁展开演讲及“公关”之旅——如果想见的,并不难。

“他参加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活动,那时我就坐在观众席上,大家都不知道我在现场。”坐在台下的占宝生,心情很复杂且纠结,除了见见这个“神人”,整场活动他都在考虑一个问题:要不要把他持有的特斯拉的商标证“拿”出来。

“拿”出来,颇有些砸场的意味,“我相信会引起很大的轰动”,最终他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有一种担心,我怕又会,有没有可能会被重新被搞进去,我不知道,因为我觉得中国太神奇了。”

直到活动结束,占宝生没有和马斯克说上一句话。在看守所那段时间,占曾给马斯克写过电子邮件——他弄到了马斯克的邮箱地址。

他对我回忆说,大意应该是这样写的:

“马斯克,你是一个全球无数的创业者人的一个偶像,我个人也尊敬你,但是特斯拉公司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你们的团队在中国做了这么肮脏的事情,这个事情纸包不住火的,这个事情,也许你们很强大,很那种,但是有朝一日会水落石出,我在里面的日子挺不好过的,但是我很坚强。”

“也许我可以以牙还牙、以仇报仇,但我学会了隐忍,你和我其实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想改变这个环境,改这个地球。我觉得我有同样的想法,但是我希望你给我一个交代,对你们现在做的那些事情,你欠我一个道歉。”


占宝生公司一角,目前主要在做护肤网项目

这封占宝生用英文撰写的邮件,最后没有得到回复,马斯克是否看过也不得而知。

那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对马斯克说上一句话,你会说什么?我很好奇,一个“疯子”对着另一个“疯子”,会说什么?

“一起并肩作战。”占脱口而出,言下之意希望能够合作,商标或作为一个筹码。显然,我认为合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商标”缠斗最终必以“商标”结束。


关于更多占宝生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
导读:[占宝生]占宝生"角斗士"占宝生:我想去改变这个世界(三):占宝生“我做过一辆特斯拉电瓶车,卖给了一家公司老板,还在使用”为打赢官司,占宝生四处收集过往的证据甚至“制造证据”,他处处小心,哪怕与特斯拉高层的来往邮件,他都